第七季第22期BBKing之辩: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吗?

历经四个月,《奇葩说7》决赛终于拉开序幕。四强选手傅首尔、小鹿、席瑞、冉高鸣谁才能问鼎《奇葩说》,登上BBKING宝座?科技辩题引发现场讨论,“奇葩星球为了提高效率发明了“不用睡觉药”,你支持投入使用吗?”。男神大张伟揭露人生真相,你不在乎别人就能睡着觉了,因为你越在乎别人,你越睡不着觉。导师蔡康永暖心依旧,为生命中断的普通人一再争取。刘擎称睡眠是生命当中温柔的一部分。观点对垒,谁的想法更能收获现场观众青睐呢? 奇葩四强严阵以待,傅首尔、小鹿、席瑞、冉高鸣强势备战,为争夺BBKING释出浑身解数。小鹿为保留浪漫坚决不吃不睡觉药。冉高鸣大倒苦水,说出自己睡不着的那些事儿。傅首尔警惕发言,“人生的骗局都是从免费开始的。”席瑞戳破对方观点,梦境不能治愈你,只有勇敢改变才能获得真正的治愈。精彩观点、走心解读,谁才能挺进决赛之争,与观众一同讨论决赛辩题“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吗?”。今天中午12:00,王者之争,精彩尽在《奇葩说7》。

视频地址:https://www.iqiyi.com/v_sxx1hrk62c.html

反方

小鹿:

  • 我今天看到这个辩题,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的时候。我以为这个辩题是因为最近的一个热搜事件出来的,因为有个女艺人做了人之后她不开心,她就不做人了。
  • 为什么我说做人最重要的不是开心啊。做人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呼吸吗?哎,怎么会是开心呢?啊,如果一个人过于开心,忘了呼吸,他就会岔气。
  • 如果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那么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应该是胸腔外科的医生,因为他每天都可以开心。如果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那真的我们脱口秀演员应该是这个社会的贵族,对吧。你的老板不应该给你发工资,应该给你发段子。脱口秀演员简直应该跟古代的这些先贤平起平坐。有什么孔子,老子,韩非子,就应该有小鹿子,程璐子,欧阳超子。而你们居然这么随便地就把程璐子淘汰了,真是好大的胆子。
  • 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,这句话长期出现在TVB里面。但是你们想想,这句话,它往往就是在一个人失败的时候,别人安慰他的一句话。他这么说可能就是因为那个主角有点太不努力了,他真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对方了,他已经放弃对你说任何有建设性的话了。我甚至觉得有时候这个电视剧的编剧可能也处于一种放弃的状态,到这里实在是编不下去了,他就想,哎,这句台词到底应该怎么写啊?算了吧,我为什么要对自己要求这么严格,随便写一句吧,毕竟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。我现在觉得很幸运啊,没有在小时候听到什么做人嘛,就是开心啦这句话,否则我一定会把它变成我人生的座右铭,因为我们小时候可太想开心了,对吧。在我们小的时候上课听不懂,一想起这句,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,翻开窗户我就跳出去了。我在那写卷子的时候写不出来,我也想,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,然后把那个卷子折成个飞机飞到老师的头上。那这样我是可以开心地做人了,但是做人的时间不长。
  • 其实我们这个社会评价一个人,经常评价的体系是衡量一个人的成就和品质嘛,而不应该去衡量一个人的心情。你说一个人他抛妻弃子,一事无成,但只要他咧嘴一笑,别人就会说,哎,这个人如此开心,他可真会做人呢。相反,如果我寒窗苦读,悬梁刺股,别人一看,做人何必这么苦,不如回家卖红薯
  • 开心其实是一种情绪,但我们作为人类,有更加细腻复杂的情绪,它是不能单凭一个开心来概括的。
  1. 你说艺术创作,它也有喜剧和悲剧之分,对吧。莎士比亚有四大悲剧,一点也不开心,但没有一个评论家看完之后会摇着头说,完了,莎士比亚完了。说莎士比亚,他丢失了做人最重要的东西,就是开心。
  2. 其实很多人就跟我们说,我们喜剧演员来说。这个做人最重要的不是开心,好像特别没有立场,因为很多人说啊,这个喜剧的内核就是悲剧嘛。但其实所有艺术的内核都是悲剧,因为开心是几乎没有太大的创造力的。你只听说过傻乐,对吧,没有听说过傻痛苦。你只听说过苦苦求索,没听说过,哈哈求索。所有的痛苦带来的自信,才是驱动我们思考价值的体现。如果所有人都想我吃口肉就开心了,而没有人痛苦地去思考,为什么不能人人都吃上肉?那么,我们现在应该还在山洞里辩论,哎,做人最重要的是不是吃饱,对吧。感谢有人愿意选择更多的价值,更多的承担,才让我们拥有了今天那么美好的生活。我现在说开心没有那么重要,可能确实特别的没有立场,我用这么多段子逗大家笑。最后,为什么说开心不是最重要的呢?因为我要上价值了。
  • 不上价值是不行的啊,说明开心不是最重要的。其实我们在什么情形下会跟你说,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啊,是没有那么了解你的朋友,在你遇到挫折,失败,打击的时候,他实在是无话可说,无计可施了。但没有人会在你一宿没睡,经历了艰难的生产,然后抱着新生的孩子泪流满面的时候,也没有人会在你失去了至亲,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的时候,更没有人会在你死磕一个目标为梦想挣扎,奋斗的时候,跟你说放弃吧,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。此刻我们都20几个小时没有睡了,确实我们都很焦虑,我们都很困,但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拍着我们的肩膀说,做人嘛,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,不要硬撑了。没有人。因为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深切地知道,比起开心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追寻。谢谢大家。

正方

傅首尔:

  • 开心当然最重要啊,不然我儿子就该叫多苦了。你经常听到人家喊乐乐,你妈妈喊你吃饭,没有人喊苦苦,你妈妈喊你吃药。为什么我儿子就多乐呢?坦白说呀,这就是一种洗脑。我就是要让他从小就知道开心最重要。当然呢,也有一些适得其反的效果,啊,前几天给我写卡片就写了一句,第二名也很好。气得我差点打了他一顿,现在我所有的朋友都在祈祷我夺冠,只有我儿子默默祝福我得第二,这就是多么快乐的亲子关系。
  • 还有啊,你们不知道开心最重要这句话呢?安慰我多少,阻止了我多少发脾气的时刻。你知道前一段时间吧,我在一个非常出名的品牌的店里买了双鞋子,然后我就是下雨天嘛,我就踩水,然后就掉色了,然后我就回去找他们麻烦。我说,哎,你们这个品牌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而买的,对吧。看看我这双鞋子除了能证明我是个傻缺之外,能证明什么。然后你知道他们怎么回答我吗?说,对不起,女士,我们这个鞋子,穿这个鞋子的人是不踩水的。这个时候我也只有安慰自己,开心最重要,对吧?
  • 那我为什么觉得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呢?这个世界,有人含着金汤匙出生,有人含着一口痰出生,有的人天生就美貌的像白雪公主,有的人非常有才华,但是开心是每个人通过努力都可以得到的,只有开心是我们人人都可以有的。我觉得这里我们讲的开心很重要,它其实不是一种状态,它指的是一种心态。我以前以为快乐是因为你要拥有金钱,你要拥有地位,你要拥有名利,你才会获得快乐。但最后我发现,其实只要你心态阳光,你看任何事都用豁达开朗的角度,其实你是可以开心起来的。
  • 我们在港台剧里经常听到,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,对不对?这句话就是这么火起来的。当你的朋友跟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它不是一句最无力的祝福,他是一句最有力的祝福,而它最有力的时候是你自己对自己说这句话,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是人最后仅剩的安慰。当你失去了一切,你觉得通过什么东西的努力都不可以得到了,但是最后你觉得自己调整自己的心态还可以将一切都放下。在第五季的时候,我与这个冠军失之交臂到第六季的时候又失之交臂,然后其实我上《奇葩说》到了第七季,我觉得最难的是我的体力不支,我的身体状态一直不能支撑。其实整个的准备过程都是非常非常煎熬的,一面跟自己的心魔做斗争,一边跟不断茁壮成长的新选手来不停地调整今天的心理预期。我刚才来决赛的时候,我觉得我自己几乎是无法支撑了。我常常想中间有这么多非常难的过程,为什么我还来参加《奇葩说》,我觉得给大家带来欢笑的时刻我还是开心的,我觉得正因为我们承认开心是最重要的。
  • 所以,让别人开心的人,他才会是高大的。每一个脱口秀演员都有悲伤的内核,但是他们始终在舞台上把欢笑带给大家。做人,不是自己开心最重要就是别人开心最重要,不是自己现在开心最重要,就是自己将来开心最重要。无论你现在受多少委屈,你都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够扬眉吐气的时候,能够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,你感到开心。工作是开心的吗?可能没有人这么认为吧,但是我觉得你努力工作,有时候你加班你非常地不开心,但你想到你攒很久的钱能给自己买一个特别好的东西你会非常开心。刚才小鹿提到了新生的孩子,那我本身是一个妈妈,我觉得很多妈妈她们都受过产后抑郁的煎熬,也有产后带孩子的不快乐,但是当她们看到孩子露出笑脸的那一刻,她们觉得是快乐的,哪怕我儿子跟我说第二名也很好的时候,我觉得我好开心啊,因为我在他的世界里是一个第一名的妈妈。谢谢大家。

开杠:

傅首尔:做人最重要的不是开心,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?不要说是呼吸,换一个答案哦。

小鹿:做人最重要的不是开心,但是人可以有特别多种不同的价值序列,但我们不应该在这里定义,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因为它往往会成为一个人往下滑的一个借口。

傅首尔:对,做人有很多的价值序列,你讲得太好了。比如说,你可能会觉得健康最重要,你可能会觉得成就最重要,你可能会觉得金钱最重要。你尊重自己的价值排序,但是你要知道,这所有的一切的终点,都是通往开心,所以开心最重要。

小鹿:按照这么个推极端的方式的话,人类的终点都是通向死亡,所以死亡最重要。

傅首尔:在死亡之前,你要是开心的。我告诉你,所有开心的人在死前都能写个段子而不是嚎啕大哭。

小鹿:在死前那肯定还是呼吸最重要。

傅首尔:我们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其实你最不满意的是这个最字对吗?

小鹿:对。

傅首尔:那你觉得为什么?是什么不配把开心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的。

小鹿:我是认为我们不应该定义最重要的是开心,因为这样的话否定了那些为了工作认真付出,然后并没有真的在开心的人。我们是很开心的人,但是那些人的存在依然有意义,有价值,他们依然是重要的人。

傅首尔:那你要这么说的话,所有人都不能表达,比如你说健康是最重要的也不对,你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是不对呀,因为只要带来一个最字,在你看来这是不对的。

小鹿: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,所以人可以为了开心做任何事吗?

结辩

傅首尔:

  • 在最后的结辩部分,我想跟大家说说恋爱的事吧。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开心。你知道我以前认识很多的女孩,她们把很多的价值排序放在了开心前面。她们会觉得说,这个男人能给我提供很好的物质享受,所以我跟他在一起。然后这个男人能给我提供工作上的帮助,所以我跟他在一起。她们经常在私信里面问我,说我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最后不开心,我要分开吗?但是我又舍不得他给我的一切。这时候我一定会回答她,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,因为和一个不快乐的人在一起,你不会感受到幸福。幸福的起点就是开心,但是开心是一种心态,是一种你始终暗示自己,你告诉自己我做人一定要开心啊,最后你能开心起来吗?你一定能。因为我就是这样,被很多开心的朋友变成了一个非常开朗的傅首尔。谢谢大家。

小鹿:

  • 这个事,作为一个靠让大家开心一步干到这里的喜剧演员,现在跟你们说开心不是最重要的确实好像显得特别的虚伪,但其实这是我今年真实的感受啊。我以前觉得作为喜剧演员,自己做的工作非常的伟大,觉得自己能给这么多人带来快乐,我真的觉得自己工作很有价值。但我真正发生改变是今年,2020年我七月份,在咱们国内疫情差不多的时候,我做了一次全国巡演。我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跑了十个城市,每一次台下的观众都像现在这样戴着口罩看我演出。他们快乐,他们很开心。他说那是今年来最快乐的一个晚上,但是我会因此觉得我的工作是最重要的吗?创造开心是最重要的吗?那如果那样的话,我否定了那些雪中送炭的人,那些力挽狂澜的人。我非常清楚自己的作用只是给大家创造快乐,可能往深渊里丢点糖,但是真正能让深渊填平,能让水上来的不是我们。所以,做人最重要的我不能说是开心,还有更多其他的价值值得我们去追寻。谢谢。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